斯瓦特释迦牟尼像将现翰海秋拍台湾辽楼居旧

作者: 乐器学费大全  发布:2019-05-18

翰海2011秋季拍卖会,金铜佛像部将特别推出“台湾辽楼居旧藏重要金铜佛造像”专场,其中“7-8世纪 斯瓦特释迦牟尼”为该专场中一件非常精美的造像珍品。

图片 1

释迦牟尼 斯瓦特 七至八世纪 高19.5厘米

青铜琍玛 错银 局部冷金彩绘

藏文题记:好的,精美的!

出版:

1、艾米·海勒著:《西藏佛教艺术》(中文版),文化艺术出版社,2009年,第26-27页,图1-14

2、一西著:《盛放莲花-历代佛教造像撷珍》,文物出版社,2010年,第68-69页

3、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编:《藏族文物》,中国藏学出版社,2008年

参阅:

1、乌尔里希·冯·施罗德著:《印度与西藏的铜造像》,1981年版,第94-95页,图11E

2、乌尔里希·冯·施罗德著:《西藏佛教雕塑》,2001年,第40-41页,图6A-C

3、《中国古式金铜佛与东南亚金铜佛展》,和泉市久宝物纪念美术馆,1998年,第93页

释迦牟尼佛像。黄铜合金,错银,有蓝色颜料和泥金痕迹。斯瓦特,7-8世纪。有藏文铭文。这件雕塑富于英气。它的铸造工艺很精湛,遵循的是7-8世纪时大斯瓦特地区业已定型的传统。在斯瓦特河谷地区早些时候的佛造像中,标志性的姿势是保持双手在身体旁侧。宝座下狮子的鬃毛跟佛的头发类似,有如一个个凸起的小圆饼。佛坐在垫子上,有块织物搭在垫子前面,织物周边垂下很多小流苏。在这块织物的中间有一句简短的藏文铭文bzang mdzes,字面意思是“好的,漂亮的”。这句铭文没有采用造像当时使用的古风字体或者拼写法,因此我们推测这句题记可能是若干世纪后在西藏加上去的。而且,雕塑的面部和上身在开光时用泥金敷过,这种做法是西藏开光仪式上的习惯,也极有可能在造像之后很长时间才实施。

这件雕塑的衣袍把同心的皱褶和非常自然地垂下的小卷织物塑造得很平滑,表现出了炉火纯青的技艺。像背塑造得很美妙、跟正面一样,敷搭左肩的衣物边缘用精心刻划的衣褶来表现。过去可能单独铸造出身光,现在佚失了,不过像背上部的榫头是用来把雕塑连接到背光上去的。莲瓣尖尖的特殊形式对斯瓦特河谷来说是很典型的,这里莲花下面的长方形底座加强了莲座的典型性。这对平衡雕塑起到了巨大的作用,雕塑保存的完好程度很引人瞩目。比较西藏保存、冯·施罗德公布的几件雕塑,特别是出自斯瓦特、现藏于布达拉宫的释迦牟尼佛像,我们给出了其创作年代范围(见乌尔里希·冯·施罗德:《西藏佛教雕塑》卷上 图版6A释迦牟尼佛像)。

摘自《西藏佛教艺术》第26页,艾米·海勒著 文化艺术出版社

释迦牟尼着通肩式袍服,“V”型领口自然,折叠,突起褶边,衣袍所体现出的厚重感,仍依稀可见犍陀罗造像艺术的特征。左手握持衣角,施授记印;右手施与愿印,象征佛菩萨顺应众生祈求所作的印相,表示能满足众生愿望,给予众生快乐;头饰螺发,束发肉髻,面庞丰满,鼻梁宽厚,眉间白毫嵌银,双目下视,沉思冥想,神态安详。结跏趺坐于高台之上,台座为双狮垂帘式,左右两侧威武雄师,双狮正面向内,造型生动,憨态可掬。垂帘由早期的垂搭式简化成了一个方框,框内刻有藏文“bzang mdzes”,意为“好的,精美的”。坐垫的两角处有线条写实的垂穗,具有很好的装饰效果。台座下方为桃形的仰覆莲花座,莲瓣宽肥,制作精致。莲台不似常规斯瓦特椭圆结构,而是在下面加上一个托垫,使金刚须弥座上佛陀,呈现肃穆庄严之态。造像整体保持着传统的模式,姿态平稳和谐,造型古雅依旧,具有鲜明的斯瓦特佛教造像特征。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乐器学费大全,转载请注明出处:斯瓦特释迦牟尼像将现翰海秋拍台湾辽楼居旧

关键词: 必威官网